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打包的工作進行到一個段落,房間空空如也之後,我才發現耳朵上一對耳環忘記卸下。
一年來,這是我第三次搬家。氣象局送我一個激烈天氣特報,慶賀我入住新居。
即將遷入的屋子在細雨的印象中顯得朦朦朧朧,這才發現在搬家搬家之中,對自我空間的期待早已消磨殆盡。

那是因為我永遠都有一個家,那是一個有爸爸媽媽弟弟妹妹的地方。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裡,台北霧濃
下過大雨的盆地,就像個晾不乾的臉盆
揮之不去的陰霾,永無止境的在騎樓邊緣滴滴答答
我記得那個晚上很冷,牛仔褲浸了一半在路上水窪裡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去看了那些椅子。非常漂亮的、憂傷的、堅強的,堆在上鎖倉庫裡,腐朽發霉,頹敗。

我好高興也好難過。我生長在一個大企業裡,公司給了我快樂的童年,型塑我人格中光明悲傷浪漫的部分,也讓我親眼見證一個時代的衰頹。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房裡我聽到呼嚕聲,呼嚕呼嚕,呼嚕呼嚕呼嚕。是誰這樣在呼嚕?原來是我自己。

悲劇這種東西就是,當你越知道某些事情必須避免,越是宿命性的捲入無邊泥淖。不不,別跟我談科學解釋,事不在人為,事從來就不曾在人為過。

爸爸說只要努力就會有收穫,媽媽說你要做好準備才會有機會,那個是父母輩的主流價值。老師說你最好要能舉一反三,上課、討論,考場上出奇制勝,那個是補習班的主流價值。摔東西割自己以及無理取鬧的嚷嚷,極端的感情用事,那是某些才華蓋世者的主流價值。點支煙喝點小酒,昏黃燈光的沙發裡浮浮沉沉,那是某些享受生活者的主流價值。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每當失去耐性的時候,我都想來一部小津電影。


有一天晚上,我除了水和茶以外什麼東西都沒碰。走進浴室照照鏡子,想著如果銅油可以洗掉鍍上去的顏色,那我可不可以用銅油卸妝。倒適量的銅油在手上,用掌心溫熱之後,像洗面乳一樣直接塗敷在臉上,加以按摩,會不會眉毛模糊了,眼睛也模糊了,鼻子嘴巴的形狀終於漸漸淡去,剩下一張圓餅一樣的白臉。

重複同樣的步驟,再一次以適量銅油按摩自己的臉,皮膚也開始消融,組織液依循毛孔的方向絲絲滲出,和臉上的銅油都和在一起了。再倒一點銅油繼續我的臉部按摩,接著密密麻麻的血滴也爭先恐後湧現了,很快的滴滴都都落在洗手台上,沖洗乾淨抬頭照照鏡子,終於我看見自己真正的模樣,臉上的肌肉條條分明,我終於可以被允許不要有表情,連沒有表情的那種表情都沒有了。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