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兒有一個待轉區
正是
我放置信仰的祭台

總是有個interspace
夢境與現實毫不留情地溫柔交會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細雨滴答的早晨,天氣涼爽。樓下花圃裡的桂花,被連天不停的宿雨逗得含苞待放,這才想起來八月就要到了,桂花也該準備要開了。

台灣一向只有夏天跟冬天,春天和秋天呢,只被視為一些乍暖還寒的渣渣日子。現在這個涼涼的時節很尷尬,扳起指頭來算沒有幾天,冬天一來就被徹底忘記。我們總是記得去年冬天特別冷,前年夏天特別熱,春天跟秋天呢?只有那年那時的一聲:「啊~春天到了!」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那種人,你知道,不停在過去的足跡裡打滾著,
不清楚是妄想這樣可以看見未來,還是根本不想意識到未來,
我總是這個模樣,不停不停地重新閱讀過去的文字和圖像。
翻來覆去,正反檢視,有些話有些字眼,反覆讀了千百遍。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蘇花公路七公里處的猴猴坑,猴猴溪自此發源,在中央山脈的起伏中拐出了一條小徑,涓涓的向北流去。猴猴溪並不是條大河,它的蹤影又藏匿在神秘的深山中,並不是每一個與它為鄰的人家都知道它的名字。但是清代波折不斷的北路,也就是蘇花古道,的的確確是溯著猴猴溪一路入山,再由猴猴坑一路突出到海邊的山崖,繼續南進。

猴猴溪流經的山谷並不像中央山脈那般孤傲令人敬畏,這些山峰不但終年常綠,還能隨著天氣的轉變、時節的遞嬗,與清澈的溪水交織成不同的世外風情。六月是豐富的季節,猴猴溪畔的沼澤地和山壁上開滿漫山遍野的野薑花。溪流帶來緩緩的暖風一波一波地吹動著花海,花香鑽入衣襟,滲入髮隙,讓人們的視覺和嗅覺都愉悅和滿足。巨大的山蕨和姑婆芋閃著點點水珠搖擺著身軀,沿著溪岸鋪出了一片涼蔭,紡織娘在溪水中凸出的石頭上暫棲。眼尖的人還可以偶然一瞥溪底透明的小魚小蝦在點點日光下閃身而去,只留下一抹驚喜。

半山緩坡上還留有數十年歷史的老屋,柴門深鎖,春聯經過不知多少寒暑早已不見字跡,石板堆成的外牆卻依然固守著家園,沒有半點縫隙。枯葉落滿了屋瓦,前庭覆蓋著厚厚的青苔,房子的主人或許搬到比較外面的蛙仔湖一帶去了吧!猴猴溪在蛙仔湖出山,隨即匯入白米溪,朝北奔流再東轉入太平洋,當年有重兵駐紮的蛙仔湖營址早已無存,溯猴猴溪而上的古道路基也因豪雨沖刷而流失殆盡,百年前開路者的辛酸血淚正隨著歲月的流逝而逐漸為人淡忘。但是當他們開路至此也一定感受到猴猴溪與眾不同的活力,藉以撫慰他們疲憊的身軀,稍解思鄉的心情。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