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午夜。
西西窣窣的聲音再度出現,她拿出雞蛋、提著麵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開始做她的西點。我只好答應幫她,把蛋白打到發泡。

大人早已都睡下了,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她總要在午夜時分才想做些西點,或許那是一種如同貓女要在夜半出外跳躍爬行的衝動,她彎著身子瞇起眼,專注於量匙上那一點點刻度。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