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巴黎有他自己的時間。凝滯、沈溺、像是一個迴圈,每天從「玫瑰玫瑰我愛你」開始,在「最後一夜」結束,熄燈下班。七彩的燈光全亮,像是瘋子沒腦的搖擺他的各色頭髮,並且發出失調的吱吱聲。多少回憶反正一次全來。舞廳裡陳腐的味道都已浸入牆壁,菸酒、食物、汗水,就是聞不到當年的粉味。

每個人口中、眼中、記憶中的夜巴黎都不一樣。他們來,對場邊的我們訴說、抱怨、炫耀一點年齡與見識、送我們一些生活的可能,孜孜不倦。老人是社會的寶藏,如果他們願意說話,有什麼理由我們不聽?歐,那個強迫我聽一些噁心事情的老傢伙除外。

我獲得很多寶藏,遇見形形色色的老舞客,以及我完全搞不懂他們的,竊笑著的年輕學生,我成為一個合法的旁觀者,得以進出所有我想要的資訊之間。關於西門町、舊時代,也關於我自己。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