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所謂的,機到用時方恨少,霧峰林家內斂的華美真的不是我隨便帶一台A510就可以把恢宏氣勢一起收進行囊的。我對霧峰林家的歷史並不熟,無論是櫟社或者是台灣文化協會、議會請願運動....,也都只是久仰久仰的狀態。這座崩毀於大地震的古老宅邸對我而言,只有兩段記憶可言。一是,霧峰林家是很多台語電影的拍攝場景所在,演而後能製的林琳則是林家的子弟,我櫃子上那張狐狸精就是林琳。其二,佐藤春夫曾經在〈殖民地之旅〉寫到他造訪林家的種種所見,包括騎著馬從台中火車站急奔來回以為休閒的林家少爺,以及聽得懂日語但就是不講日語的老先生林獻堂本人,寫到院子、正廳的空間光線、傢俱等等,讓人直想一窺阿罩霧的林家到底是什麼樣。

我們造訪的部分只有大花廳、景薰樓建築群以及萊園,頤圃因為管理員不在而沒能進去,蓉鏡齋則是損壞的非常嚴重,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修好,宮保第也還在修,不過可以看得出來它佔地非常的廣大。這次旅程是我見過最多相機齊發的一次,建築的美麗氣質讓所有人沒命的到處按快門,一路上就開始陸續有相機因電池不耐而陣亡,到了最後甚至要比記憶卡容量了,可見這個林家大聚落有多麼漂亮。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1月12日夜裡)

先自首,在集中火力靜坐於自由廣場幾天後,我不再能貢獻出那麼多的完整鐘點給他們/(我們),在每天回家的路上,我會停留一兩個小時,但不一定待在棚子下的板凳上,有時在棚外聽行政會報,有時在糾察線外聽路人的討論。現場一直在變化,天氣在變,空間的配置在變,人們聚集的隊形在變,新光三越的燈光也每天不同,不變的只是夜裡詭異燈光投射下的巨大牌樓。

先說「他們/我們」的問題。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篇的主題很簡單,就是記錄一下我自己從觀望到付諸簡單行動的心理過程。

一.為什麼我什麼也不做?
我對這個國家和社會都感到失望,不公不義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階級的分化在發生,族群的分化在發生,弱肉強食是社會的準則,而這個國家沒有救了,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過的開心一點,令人鬱悶的、沒有出口的問題,只能撇在一邊。我一向不是一個很喜歡涉足公共領域的人,我討厭學會、討厭開會、也討厭任何有權力同心圓的社團組織。我覺得這些論述跟立場中處處是陷阱,我們永遠只能看到事情的一個面向,而忽略或被遮擋看到另外一面。所以,怎麼樣能夠保持自己清醒不被蒙蔽?就是做一個抵抗的讀者,不要輕易的被任何一套論述收編,我們關心但是不涉入,我們聆聽但是不出聲。因為珍惜自己的一句意見,想要更謹慎一點。謹言慎行,避免自己被利用或捲入爭端,這更是承襲我原生家庭一直以來的習慣。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深夜的影展,通常也是奇妙際遇的開始。

我走路從家裡去信義威秀看電影。這是我在本影展的第一場電影,搞不好也是最後一場。挑來選去,想看的片子要不是不在我能力所及的時間放映,就是已經銷售一空,最後只精挑細選了市川崑的《鍵》,作為這次金馬影展的代表窗口了。

打算買學生票的我,走到櫃檯前面,卻正好有一位先生,詢問我是不是要看《鍵》。真巧,我是要看《鍵》啊!這位親切的先生表示他想要走了,希望把票賣給我。原來我的得意算盤是,單買學生票就用不著跟人湊套票什麼的,自由度高,票價也只比套票價貴個幾塊錢而已。但這位先生很客氣的把他的電影票以套票價去零頭轉讓給我,等於說整個影展我只看了一場電影,卻幸福的拿到低於套票的價錢。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