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回到了火燒島。那不再是個無際坎坷的海舺,而是翠綠有如童話的森林,蝴蝶飛舞在點點白花間,舒適荒頹的日式家屋,殘敗木板木條斜倚於荒草間。那儼然是,已經消逝卻不曾被遺忘的最好的時光。

那是個好夢,好到我不確定眼前自己所選擇的考驗跟困境,是不是真的那麼必須。

在島上我很認真的思考囚禁這件事情。他們給了我10分鐘,悠然的抱著膝蓋坐在押房裡面,從大窗戶吹來的風很涼,分不清楚是山風還是海風,天光完美的反射在四面白牆上,我猜想夜裡的星空也一定比自由的世界深邃明亮。他們都說,那是現在!在一個政府以泯滅人性為懲罰手段的年代,囚禁應該會使人失去心智,特別是像我這麼心智軟弱的人。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