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當我很想吃壽司的時候,都會來到爭鮮。在這裡不用擔心需要跟陌生人尷尬的併桌,一個人也能默默地開心的大快朵頤。午餐時間三三兩兩的客人大多都是一個人來吃,彼此沉默的享受著自己與轉台上面壽司的對話。

吃了一盤,失望了,因為想吃又拿了一盤,更大的失落了。看似是壽司的食物其實要說他是壽司,總又覺得對壽司的認知被冒犯了,有點討厭;要說不是壽司,飯上面蓋著生魚片,配芥末沾醬油吃,的確是壽司沒錯啊。雖然爭鮮壽司的味道沒有辦法滿足心裡對壽司的想念,這老早就是意料中的事情,可是總還是在很想吃壽司的時候滿懷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踏進來。結果,每一次大口咀嚼壽司時,悵然若失的感覺還是比想像中來得真切糾結。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be8c02013年在挪威,竟然找到了早就失傳的中國早期默片,製作於1927年的《盤絲洞》。《盤絲洞》顧名思義說的當然是孫悟空的故事,1929年在挪威上映。在長久的歲月中,一直被以為如同大多數的中國早期默片,早就消失無存。

只是這部《盤絲洞》原來一直被挪威國家圖書館保存著,他們只是一直遺忘了這幾盤膠卷,但是台灣自製的第一部35mm台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在苗栗一位走江湖放映師的倉庫裡躺了數十年才被南藝大的研究者發現,而且拷貝狀況竟然還可以,這真的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奇蹟。

在拷貝倉庫裡,收藏著賣座的電影、跟強片搭售的次級片、當年叫好不叫座的電影、拍得很失敗的電影,或者很久以後人們才發現它很重要的電影,《薛平貴與王寶釧》就是最後一種。只是在台語片而言,能不能被保留下來,膠卷狀況能不能撐到重新被發現,可真是各憑造化。

1950年代的早期台語片,幾乎沒有一部留下來的。即使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最令作者一輩子驕傲的作品,都一無意外的淹沒在娛樂產業快速汰舊的浪潮中。這部傳說中的電影,不僅是「開創台語片時代的關鍵之作」、也是「麥寮拱樂社與陳澄三娛樂王國的濫觴」、更是「華興片廠何基明兄弟的創業作」。換言之如果當年沒有《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成功,台灣電影史就會是另一種模樣。

在電影文本缺失的狀況下,這些脈絡和重點也都只是後人書寫出來的電影史,憑藉的完全是昔日的第一線電影前輩可能帶有誇飾風格的口述。現在,當年談起這部電影眉飛色舞的的老人家已漸漸凋零謝世,然而拷貝的出土將帶起的對話和後續效應,則完全無法估量。

我沒有想過台灣電影研究界也能有這麼振奮人心的事情發生。但它發生了!而我有幸跟滿堂觀眾坐在舒服的絨布大椅上,看著跟50年前的觀眾一樣的畫面,想像他們看到正港的台灣歌仔戲現身大銀幕的那種激情。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759e80悠閒的放假日,原本的打算是在家追日劇打皂的。想不到早餐還沒吃完,就接到高中姊妹H的邀約,瞬間賺到一頓幸福洋溢的校園喜酒buffet。

我素來是一個愛吃喜酒的人。在家裡只要爸媽有喜酒必跟去大吃大喝湊熱鬧,自己在外頭只要被朋友問了,就好像神燈精靈聽到magic word,一定連連點頭傳好紅包欣然前往。也不為什麼,就是自己愛湊熱鬧愛看新娘,喜歡沾染祝福氣氛。從學校禮堂、活動中心、籃球場上的流水席;一般餐廳飯店桌菜、高爾夫球場的buffet,到一人一客西式排餐配著三味線的喜酒我都去過。

即使如此,臨時代打陪同學吃喜酒,倒是頭一遭。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