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時分你終於告訴我,對於那箱雜物跟那5G的音樂,你心裡不很高興。
我解釋得支支吾吾,心想完蛋了越講越不清楚。
我總是好像可以理解那種想法,
那些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的隨意舉動,在你的邏輯裡都指向我的優柔寡斷。
就像我總是隱約覺得你跟小盤宿命性的關聯,哪怕你只是說可能會遇到她,我都很容易暗自難過。

我知道這其中的悲劇性何在。
你已經離開小盤,但是我卻沒有離開小盤。我知道我必得離開她,但是這需要時間,這很難。
你可能已經忘記她的模樣,我卻無法忘記,
那些密密麻麻甜美笑容的照片仍然三不五時隨著你對她的隨口關心而溢滿在我腦海。
我早就離開郭子明,我忿忿的離開他,你卻沒有離開他。
於是乎在你的眼裡我一再地猶豫,擔心包裹,不捨那些音樂檔案。

我的確擔心一個包裹,擔心一些檔案。我很粗心的沒有顧及你可能會有的感受,
所以就像擔心一個普通包裹,擔心一些別人寄放的檔案一樣,絮絮叨叨地讓你知道。
我覺得有點倒楣,我很想跟那個人沒有瓜葛啊!
兩年前我就離開了那個人,我不太關心他也不擔心在路上遇到他,
事實上我甚至會希望我們在路上和他巧遇,我完全不必跟他打招呼,也不必迴避,
因為他必定被我身邊的男人吸引,他必定嫉妒也必定生氣。
如果你討厭他,我也沒有比你喜歡他多少,我希望你能明白這個事實。
我與郭子明早就沒有任何瓜葛,除了你心裡面的他以外。

然後我希望換個角度,我也能這樣對我心裡面那個巨大的小盤影子這樣說,
或許你記得的她也不比我所知道的她多多少。
我希望有一天當你再跟我提起小盤,我能夠真正的不感到自卑。

我們都不欠缺愛人的能力,也對自己的愛很有信心。
何不多一點對彼此的信心呢?你何不相信我,我只是神經大條愛出包,外加龜龜毛毛而已。
就像我都相信你,我知道我對小盤的相對自卑只是我自己的問題。
你知道你為什麼要離開她,你知道為什麼需要我。
我想我們都需要加把油,然後等一下你回來,我要記得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rain 的頭像
minirain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