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東邪西毒,陳勳奇的音樂很重要。我覺得這部片啊,純用聽的也是一樣風騷)



今天我們在午飯後聊起東邪西毒與東成西就,這兩部實可以列入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二。我對他們的喜愛,不僅止於對電影的內容和形式上,還包括了兩部電影在重疊的拍攝期間內相生相成的熱烈互動,和拍竣上映之後,到14年後的今日,他們在觀眾口中,在電影史家筆中,在妳與隔壁隨便哪個人聊起這些電影時的互動之中的各自發展,以及所有人對他們的記憶。

看電影的方法,必須包含等待,等待時間攪拌出化學作用。如果不是若干年後妳自己想起來某部電影,笑了哭了悸動了,或是與誰聊起某句台詞,結果一票人都笑彎了腰,如果不是如此,那電影並沒有在作用。幾乎每一部電影都可以放在學術的框架下來談,那麼做可能一開始只對很小部份的人有意義,然後它漸漸脫離了電影的氣味,披上文本的外衣了,然後對於某些人來說,悲情城市的陰性書寫這件事情,就已經從悲情城市電影的那顆蛋裡完全孵出來,自己會走路了。

我覺得王家衛的電影,最能夠體現觀影行為私密與公眾的樂趣,還有時間在此間的蠢動,以及記憶不斷發出的芳香,它真的是魔法。

東邪西毒,很美。演員們用自己的persona譜出整部電影的氣勢,絕美與詭譎,還有每個場景的蜿蜒或凝滯,破碎光影等等,這個是會穿越時間喔,就像它Ashes of Time的稱號一樣,一旦被觸動,就會遁入私人記憶的沙漏,像蛇一樣滑溜,在記憶這個黏稠溝壑裡四處鑽來扭去,不時會探出頭來吐個蛇信。(女巫卡哈芭:Serpent !!)

有時候看,也跟著揪心,有時候看,又覺得看見一把愛德華的漫天剪刀,有時候浪漫至極,有時候它又很港camp。反正記得多少就算多少,連跟人討論的或老師說的都呼嚕呼嚕亂吞一氣,幾年後,有機會就挖出來,像是有機肥一樣,對身心健康跟人際關係都很好!

東成西就,很爛。可是總是會有人同我一樣,一想起來就整群人都high。雖然難得罵人的聞天祥老師居然也數落過這部片,可是我怎麼看都覺得,這太屌啦!靴子可以殺人,香腸可以黏在嘴上,三花聚頂神功可以讓小便倒縮,聽三次我愛你就可以成仙,仲有台灣爛香蕉跟眉來眼去劍法呢!如果照我大學時代某老師說的,能寫出哈利波特的人確有童心,那寫出東成西就的人想像力更甚,只是品味更加的低級。

這樣的電影,重點就在於它如何在人際互動中佔有重要的地位。換句話說,大家是否分享同樣的爛笑料,並且在10歲就看過這部片,還看了7次,台詞不但背起來還能用河洛話講,或是高中時代用這個電影典故做了啦啦隊比賽的主題等等,這些共同記憶。這些讓看電影變得很愉快,不管旁邊坐的是認識或不認識的人,搞不好若干年後妳都還會記得戲院的樣子、那天吃了什麼、跟誰去看,因為這部電影。或者,什麼都忘記了,就記得幾個梗,莫名其妙的一提到就樂。(這應該已經有學者提出什麼理論來解釋了,可能跟我還沒有緣,等誰來賜我這個緣份。)

什麼書上寫的說詞都不需要,這就是電影最迷人的地方了。

最近有一部紀錄片,記錄的對象是影癡。不過我說的這種狀態並不是影癡,事實上我們看過這部電影不是因為現在有這部電影,不是因為人家說它好看,而是因為,就是在某年某月某天,不明所以的原因,就是看過。這種機緣性讓世間所有與電影邂逅的因緣際會都顯得美好。看電影真是很講緣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rain 的頭像
minirain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