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巴黎有他自己的時間。凝滯、沈溺、像是一個迴圈,每天從「玫瑰玫瑰我愛你」開始,在「最後一夜」結束,熄燈下班。七彩的燈光全亮,像是瘋子沒腦的搖擺他的各色頭髮,並且發出失調的吱吱聲。多少回憶反正一次全來。舞廳裡陳腐的味道都已浸入牆壁,菸酒、食物、汗水,就是聞不到當年的粉味。

每個人口中、眼中、記憶中的夜巴黎都不一樣。他們來,對場邊的我們訴說、抱怨、炫耀一點年齡與見識、送我們一些生活的可能,孜孜不倦。老人是社會的寶藏,如果他們願意說話,有什麼理由我們不聽?歐,那個強迫我聽一些噁心事情的老傢伙除外。

我獲得很多寶藏,遇見形形色色的老舞客,以及我完全搞不懂他們的,竊笑著的年輕學生,我成為一個合法的旁觀者,得以進出所有我想要的資訊之間。關於西門町、舊時代,也關於我自己。

我也喜歡看他們跳舞。
到最後我終於明白,對他們來說,舞廳之於跳舞有如保齡球館之於打保齡球。他們在這裡綻放人生的另一重光景,藉著交際、邀請舞伴,享受進出於男女之間的潛規則。我也被邀請跳舞,可惜10年前老師教我的我都還給他了,
一個中年先生拉著我時推時拉、令我轉圈,我尖叫連連。他碰我的腰時,我癢得縮了起來,他的手掌非常柔軟,笑容職業等級。一兩支舞後,我想我也蠻能享受性別之間,面對面的肢體流轉。舞池是一個特殊的場域,令所有人暫時得以靠近,以動作聯絡感情。距離,是距離令人無限神往。

跳舞總是令人愉快,高中時代的我就這麼想了。大家手牽著手,享受步伐一致的轉圈,群擺飛揚。我想,讓身體跟隨韻律而動,是人類獲得快樂的最原始方式。一個媽媽說她可以教我兩招騷莎,我卻沒有辦法跟著跳,因為當她一就定位,我光是欣賞她的自信撩人風采都來不及!小蔡也學了慢四步,還有誰學了什麼,報上來吧!

然後,我一定要謝謝唐姐給我這個打工的機會,因為它永遠的改變了我的人生。昨天是我的最後一夜,我沒有時間像金大班那樣,瀟灑的回憶完自己風風雨雨的愛恨情仇之後,把提包往肩上一甩,勇敢步出舞廳,邁向截然不同的明天。而是直到出了電梯,踩上了人聲擾攘的街,才驀然想起,這是我在夜巴黎最後一天了。所以我跟小蔡說了再見,那也是她的最後一天。

我會像金大班一樣,邁向新的生活,至少那是我的期許。為愛情花去的時間太多,而我太保守、害怕,像一隻快要被成功豢養的家貓。不要害怕自己一個人,偶爾也為自己挑一條難走一點的,石頭的小路吧。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