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亂情迷》Spellbound,達利設計的場景)

雨直直的下了。在一整夜與佛洛伊德和拉岡為伍之後,缺乏睡眠的腦袋很容易徘徊在象徵秩序的邊緣,朝著The Real垂直墜落。大雨夜裡,是個好時間讓不洽當的慾望轉成夢魘。而上一梯次的夢魘---照拉岡的說法,很可能只是我對另一象徵秩序的誤認或棄絕---,在水塘裡也已經兜兜轉轉了一年半載,現在可以挑幾件中意的,撈起來晾乾,回收成為材料,再次提醒我的匱乏,定義我的嶄新存在(雖然可能有某種回鍋成分)。

我變成一個內藏豐滿秘密的嘔吐袋,戳一戳鼓脹的肚皮,隱藏在象徵秩序之下的所有噁心事物嘩啦嘩啦吐了一地,黏稠惡臭,滿嘴酸腐,可見過去我是如何用忽略跟忍耐將危險訊息快速吞嚥,以服務我至高無上的象徵秩序。現在我要他們都暴露出來,他們的任務是要帶走那雖已失勢又餘孽猶存的象徵秩序,帶著我曾經信仰的圭臬,所有自以為的美麗,到禁錮的死亡之谷,在上面灑上一些由壓抑的怨懟憤恨所生產的,有毒的臭起士,讓自己對這些糖衣模樣的,過去的真理、現此時的虛假深惡痛絕。

(不曉得在佛洛伊德的想法裡,潛意識能不能自主生產;對拉岡來說,象徵秩序、鏡像秩序與The Real之間的場域,可不可以自覺的遊走。)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