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說,夢不是達成你的願望,而是滿足你的願望。
那我的願望到底是什麼呢?

堪稱我有史以來夢過最暴烈的血腥場面,不是最壯觀的、不是心理上的最折磨的,卻是最多身體(屍體)跟血的。場景有三,彼此不全然相連:

1.街道:
我在開車,車上還有兩個人,我們要去的地方是一間廟。我們似乎是要去那裡校外教學或怎麼的,但車上除了我之外,另一個是牙牙學與的小孩,另一位是一個以為自己瀟灑風趣的年輕男子。接著是一連串反應開車焦慮的情結,包括無法煞車、差點撞到前車、走錯路難以回轉、男子不斷跟我聊天使我分心又很煩。而且我坐在後座也可以控制方向,只有在要煞車時一定要爬回駕駛座去踩煞車。

市郊,接近我們要去的廟。一位有名的書法家在廟旁邊的一棟像是國民黨時期的社教館那種地方辦展覽,白色一層樓建築,位在道路的轉彎處,帶有歲月的灰塵和雨漬。書法家名字只有兩個字,姓什麼我忘了,名字很特別,寫做「冫乃」。車上連我在內的三四個人(現在他們全部換成我同學了)七嘴八舌的討論那個字該怎麼唸。

2.廟
這間很邪門的廟,在同一個夢裡我來過兩次,但並非我第一次認識這間廟。好,這會有點複雜。先從空間說起。

廟裡採光不佳,點著紅色的燈,木造結構也是陰暗而深的紅,挑高頗高。空間則支離破碎,主要包括一個不大的正廳,空間的大小形狀比較像是傳統漢人住家的正廳或者神壇,而不是空間開放的大廟宇。還有一個死路一條的側廊,並不通往哪裡,類似某房間的陽台。最後,還有一個轉角處空間,相當於現在廟宇有可能放鐘鼓或神將的地方。

第一次造訪,是我一個人。轉角空間直直的懸掛了一具穿漢服的男性屍體(今次屍體全都是著漢服男性),看起來死了很久了。我的夢中邏輯是:此事偶爾會發生(引咎自殺、為了什麼而把生命奉獻給神明等等),聽說很久沒有發生了,沒想到我會親眼目睹。來到另一個轉角空間,有個十八銅人般裸上身的光頭男子很專注在練功夫,重複動作打著拳,我站在旁邊看,狹小的空間裡他總是差點揮到我。側廊,沒什麼東西,只是氣氛詭異。

第二次造訪,我是第一個到的人,同學們將陸續在此集合。這次可就慘烈了...
練功的人蹲馬步佇立不動,兩個眼窩裡長出了肉棒分支,長長的垂到將近膝蓋,眼睛才在分支的末端。同樣的狀況,另一個人同樣以一種奇異姿態站在那,只是他是耳朵處伸出分支,耳朵離開身體而長在分支的尾端。他們不動如山的像是兩顆樹,空間很窄,我得要很近的繞過他們才能到側廊。到了側廊,差點沒昏倒,五六具屍體從樑上以繩垂吊,除了一兩人是上吊的垂直姿勢,其他人是被騰空橫綁,繩子有的繞過手腳有的勒住脖子,橫七八豎,每個人的死狀皆不同。他們並不是直接死的,看得出來是受了很殘酷的折磨之後才被掛在這,身體跟臉全都發黑浮腫,滿身漢服被自己的血浸得溼黏黏。此地猶如虐殺現場,滿牆滿地都是半乾的血。

我好不容易退了出來,小小的正廳人聲鼎沸,彷彿內殿發生的事情非常平凡,沒有人像我一樣精神虛脫。終於,王偲穎揹著她的漂亮包包來了,我懇求她去看一下那駭人的地獄景象。她去了,回來卻不像真的被嚇到,只像是日常我們在開玩笑一般,跟我胡鬧道:「噢~好可怕~那個什麼什麼,怎樣怎樣...」,不過只是在證明她看過了並且與我感同身受,我感覺不到她很害怕。

後來,有位解說人,我並沒有夢到他怎樣向我們解說這駭人景象,但後來我得知他們是在修行,以一種極致凌虐自己的方式。這些人並沒有死,他們只是把自己搞到非常非常接近死亡的痛苦境地,或是當作自己死了,甚至是死過了死透了,但他們只是在修行而已。

3.白色洋房
在目睹了上述驚恐萬分的畫面後,我回到一棟應該是我家,或者什麼人辦公室的白色洋房,採光極佳,空間寬廣,放隱望去盡是耀眼溫暖的白色。我打電話跟助教或是老師的助理吐訴剛才的恐怖,她允諾要幫我處理這事。更恐怖的是,那個佈滿虐死顏色的地方,那廟,是我的房間。我有一個漂亮舒服的白色房間在閣樓,整面窗子面對陽光,白色的枕頭白床單,一片銀白閃亮。只是我的房間必須跟另一個「團體」共用,就是剛剛那個死囚之所。

一個年輕男性,高瘦溫柔,應該是我的男伴侶,安撫我並且保證五分鐘後剛剛那些可怖的場景就會消失,他保證我的房間再也用不著跟別人共用,然後他離開,去處理那房間。我並不相信那些死屍、練功者、吊死的人、神壇、磚牆、被繩子緊縛的樑柱,可以在五分鐘內徹底消失。但很快的我被帶到我自己的白色房間,一切就像我早上離開一般,陽光明媚刺眼,整面的窗戶用兩層白色窗簾輕覆。這是一個1985年代的美國式房間,家具簡單,空間很大,一點都不像是剛剛那個該死的廟。我非常狐疑,也非常害怕,總覺得那些屍體、牆上的血、封死的磚牆,都隱藏在銀白布幔底下。我總覺得他們還在,我猛的拉開窗簾,想看看後面藏了什麼。什麼也沒有,窗外是一個乾淨的遠眺景致。那麼牆呢?白色的均勻的牆壁,沒有夾縫、沒有死角,什麼都沒有。

只是我不太確定我敢住在這裡了。

-----------

昨天我做了.....可能跟會做這夢有關
1.兩三點才睡,因為看完了女性影展的午夜場才回家。其中一部男變女的變性人紀錄片、一部兒童電影有帶到一些對身體的思考。
2.在網路上讀了幾篇BDSM的文章,其中有一些圖片,包含繩縛、穿刺。
3.獲得Jerry N.Uelsmann攝影展訊息,攝影家以暗房疊影作品著稱,作品超現實,很像作夢。
4.聽打工作正好進行到受難者被刑求的部份,包括老虎凳、電刑、假槍斃。
5.閱讀三芝、萬里飛碟屋相關訊息,大量閱覽廢墟照片,又看了Matti Suuronen的Futuro原作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meup
  • "兩個眼窩裡長出了肉棒分支,長長的垂到將近膝蓋,眼睛才在分支的末端。"........這個是??
  • timeup
  • "兩個眼窩裡長出了肉棒分支,長長的垂到將近膝蓋,眼睛才在分支的末端。"........這個是??

  • 經過我的親身示範解說(在自己身上比劃還真噁心...)
    你應該知道有多變態了吧!

    minirain 於 2008/10/29 17: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