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的前一天,我在人聲擾攘中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天氣、時間、空氣裡的味道,一無改變。
他扛著一袋什麼東西,家居穿著,大概要去送貨。
我低頭橫過他面前,他沒有看到我,
不知道應該慶幸還是惋惜。

屋簷的雨,總在無止盡的滴滴落落,
半空中兜轉的那些細細雨絲,漫無目的四散逡巡,
耽溺一如舊夢的迷霧,又針針插進我心坎裡那顆現實針包。

他變了,
唔,我不知道怎麼說....
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走向以前從沒設想過的路。
故鄉的他,
為什麼不變得更多一些,
多到讓我認不出來更好。
口罩捂臉,
或許足夠掩飾我對歲月無聲的困惑。

唉,我們都已經不再年少。
不再是那做白日夢,
天天在小路交叉口不期而遇的少年。
(即使我長的還依舊很年輕也無濟於事。)
過年了,
怎麼又是過年?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