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7點半到8點的回籠覺時間,我夢見國中時代暗戀的學長。

夢中我們在一個著名的老聚落演電影,九份或基隆、金瓜石之類的,漫步在蕭條的老街上,街道兩旁有些日本時期老建物被拆掉了,不見了,但是一切的生活一如往常,緩慢而且凝滯。為什麼說「演」電影而不是「拍」電影呢?因為在夢裡我沒有看見任何劇組、任何劇情以外的人,但我很清楚我們是在一個故事裡,扮演各自的角色。這個故事是有關一個產業村,就像以前的松山菸廠那樣,整個村子都靠著這個龐大產業在營生,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找消遣過日子。村子的建築物像是天空之城拉普它那樣,是以某個點為中心拓展出去的同心圓建築,古老神話一樣的 石塊建材,空間非常的宏偉,又處處懸掛布幔、衣物、植栽,充滿了人們生活在其中的人味。

我記不得自己跟學長之間有什麼互動了,他或者是我鄰居,或者就是我學長,我們認識但是沒有什麼正式的關連。他的角色是一個嘴硬心軟的建築師,對人默默體貼,工作上力求完美,就是嘴上不會說好話,時常假裝糊塗掃興不解風情。我似乎又回到一種熟悉愉快的互動情境,用我最自在的方式與人相處,只看只感覺,只用眼神與人溝通。

我無法明白的說出這個夢之於我的重大意義,因為我自己也還不知道。事實上我以前偶爾會夢見這位學長,他對我的少女時代象徵意義重大。多數時候我把關於他的夢都寫在日記裡,這些夢境發生在寫實時空或者神話時空,後者明確的暗示著我對傳說的渴望。從小學到大學,我對他長達7、8年的無聲戀慕,實為一種很宗教性與哲學性的信仰。對,我從暗戀中得到信仰,思考生命的意義,企圖參透宇宙中難解的神祕力量。我與他之間有著無形的線彼此相牽,我從少女時代就這麼相信著,有緣於是千里相會,有緣所以我們一句話也不必說,甚至不必認識。國中畢業之前我就已經放棄了跟他交往的念頭,我想那樣無疑會是我世界崩毀的開始。

他是一個沉默羞澀的大男孩,我看著他在球場上,在升旗隊伍裡,在模擬考榜單上。我一方面知道我對他的理解是虛假的,一方面他又無比熱忱的日日出現在我上學的路上,有時候跟我擦肩而過,有時候四目相接,我們好似定時確認彼此的存在,然後也沒別的事情,逕自的念書打鬧過生活。我每天的上學有如朝聖之途,迎著陽光往有他的地方去,在日落時分默默的,帶著一整天滿溢的感激和幸福回家。同校的這段日子裡,我根本完全變成一位信徒,我愛慕他在我心中的樣子,相信冥冥之中一定有什麼樣的註定,讓他散發著我需要的力量,生活在我身邊。我日日以想像力妝點我的偶像,幻想將來的哪一天與他在遙遠都市的街角巧遇,我的偶像也時常帶給我驚喜,以他的魅力,在我心中擴充他的形影。

但是我並不常夢見他,雖然有他的夢通常都非常的神奇。

這一切自溺的美麗,隨著我求學的朝聖之旅和越加磨人的課業與生活,漸次枯萎。從蘇澳小鎮到宜蘭市,從板橋副都到中心台北,當我離那個時空越來越遠,就越失去了統整自己,重拾生活信心的氣力。直到我終於體認到,人與人之間有時候不是什麼緣份一線牽,如果你不跟某人聯絡,就算再怎麼朝思暮想,他並不會突然就從擾攘人群中跑出來,在你面前駐足,像黎明張曼玉一樣的重逢在曼哈頓街頭。

幾年前我在BBS找到他,鼓起勇氣丟他水球,告訴他我是誰,以及當年對他的純純愛慕。

他說話了。

會說話的學長,當然不會是我印象中的那樣,顧盼生輝,步履之間能叫草地都發亮。那個晚上,我遭受打擊,從此之後我不再夢見他。

某個晚上我躺在床上傷心的想著,長大的代價還真高昂,我甚至不知道這個後果我擔不擔得起。我覺得真正失去了信仰,一切茫茫無所似,我從半空中跌坐在地,沒有天使,只有往來人車爭吵著趕著要去上班。

這幾年來已經是如此。他化身我MSN上百聯絡人裡面的一組id,有時候我們互相問候一下有沒有回蘇澳,放假在幹嘛,他會對我消遣一下他的同學的我堂哥。剛開始會語不投機,但我盡量去習慣,現在看他已經像是一個傻大哥一樣,不是我的菜,但終歸是很可愛。最近一次的談話,雖然我們只是聊聊履歷表,卻是莫名其妙的令我感動。我漸漸可以把分得太遠的夢幻學長跟真人合在一起,他與他之間,並不牴觸。

我們時常分享同樣的時空想像,如果過年時候的蘇澳很濕很冷,那麼他那邊也一樣。如果我需要趕在週一之前搭首都客運回到台北,他很可能也是如此。但我們仍然沒有面對面說過話,不曉得如果我真的見到他,有沒有勇氣上前去跟他打個招呼,突破網路世界親密又遙遠的藩籬。面對面的交談,對我來說會不會又是另外一波信仰的考驗?

昨晚我夢見他,像是回到小女孩的金色時光,久違了,非常壞念。早上我騎車上學,竟然看見椰子樹迎風搖曳,台北有朝氣了起來。不曉得這是不是代表我度過了夢想幻滅的慘綠,重新在每日現實的縫隙中,找到聊以慰藉的舊日心靈。會說話的學長,我希望也繼續偶爾夢到你。



..........................


同場加映:
後來我發現這人注重形象但是不怎麼害臊,難得在MSN圖片裡戴了一頂很大的阿福羅頭,於是....

我: (照片)....
我: 請問您是我曾經暗戀的國中學長嗎?

他: = =
他: 怎樣 是阿

我: 好可愛呀
他: 撲
他: 原來你暗戀我

我: 現在我不怕承認了
他: 哈
他: 也是齁

他: 那沒有大膽跟我示愛一下阿
我: 膽子再大也不敢跟您示愛一下
我: 哈哈

我: 紅色阿福羅頭
我: 這是我看過最屌的造型

他: 那個是
他: 枕頭啦

我: 你看起來像open將
他: 對
我: 好啦
我: 不過真的很可愛

真的是很可愛囉,(人為什麼長大了會變那麼多啦....哭哭....)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enyen
  • 1.小美文筆很好。
    2.推:我從暗戀中得到信仰。
    3.高中暗戀過的學長在bbs上知道我想他的近況後完全不理我。我幾乎沒夢見過他。看到他現在的模樣(無意間發現他竟然念我大學母校的研究所),比起長大的滋味,我感覺那年的自己好遙遠T___T

  • 1.非常感謝讚美,讚美也會讓我重拾po文的力氣
    2. :)
    3-1.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會幹那種事XD。
    3-2.那麼看來他是讓你失望了。
    總結:有時候距離遙遠面容模糊也不失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

    minirain 於 2009/03/16 09:26 回覆

  • yenyen
  • 更正錯誤:3.大一時出於好奇想知道學長近況。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