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克多 Jean Cocteau, Yousuf  Karsh 攝,1949 年,圖片來自www.eastman.org)


早晨,辦公室角落出現了一些小小的驚呼聲,像是害怕別人聽到又忍不住要喊出口的那樣,
像是曾經燃燒過又冷卻了,而今又重新被點起的小蠟燭,
一盞盞發出共同的微光。
全都是影迷的一顆顆熱情的心呀。

那是同事林桑帶來了當年他作為一個電影青年時,不計成本所收藏的各式電影明信片。
有嘉寶、鮑嘉,也有考克多和法司賓達,馬斯楚安尼或者楊波貝蒙,當然也有夢露。
名留影史的瞬間,或者電影人們稀有的合影,
那些美麗如昔的黑白影像仍然像以前那樣觸動影迷的心,
多麼耽溺的電影年代啊!
哪怕電影明信片現此時已經不流行了,
它們一張一張接力勾起的浪漫情壞,仍像詩篇一樣敲擊著我們這些曾經被電影感動的心靈。


話說回來,林桑把這些私房珍品帶來公司,
似乎是希望他們能有一個藏身之處,
不至於在哪一個莫名其妙的天氣裡,被老婆當廢紙或出氣包給扔了。
簡直是一個現世報,
電影青年婚後的境遇令人欷噓啊...


恩...這不是我的重點。


重點是,我大約在國中年紀就放棄了收集電影明信片的嗜好,
那時我還無幸認識電影的風華絕代,
還不認識金凱利,只認得金凱瑞。
在那小小的鄉下,
我能在書局買到的,只有湯姆克魯斯、大河戀、或是鋼琴師與她的情人。


有很多的興趣沒有繼續發展下去,都是因為有一天我發覺他們太貴了,
一張明信片30元,跟我吃一餐的價錢差不多。
一場電影270,可以資助我再多活兩天。
只是當我一張一張翻閱人家曾經燃燒過的年輕時代,
卻有點後悔我總是太早裝聰明,
所以我什麼也沒有留下。


林桑說,現在要叫他進電影院,沒有錢(稿費)他大概也不幹了。
我沒說話,
事實上我的態度何嘗不是如此呢?
(當然我等級沒有那麼高,我沒有稿費的啦...)
得要免費的電影票送上門,或者我真的很想進戲院看的電影,
才會想辦法買個打折過的電影票去看囉。
可是問題是,林桑都幾歲了,而我才25歲耶!


是不是不應該清醒的太早,
有時候沉溺一點會不會比較不覺得,過去的日子竟然那樣蒼白。


所以下班後,我就到樓下去圖書室去,試圖借《斷了氣》回家看,
很難想像四年的學生生涯裡,《斷了氣》居然會從教材和私人片單裡被漏溝吧!
但這卻是鐵錚錚的事實,我想要試圖來彌補。


另一個更殘酷的事實卻在稍後到來,
那就是,號稱全台灣最專門的電影專業圖書館,
居然沒有《斷了氣》可以借.....
殘念啊~~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n
  • 哈哈!我可是每天下班定時定量的看一至兩部電影呢!自從巡迴影展過後..我對看電影的熱情又激起了..那我要call一下林桑是否能割愛..其實我從高中到現在一直在收集電影及漂亮的postcard
  • 定時定量耶,
    太神了啦你!
    我看他那些也捨不得賣
    就是捨不得賣也留不得才悽慘啊~

    minirain 於 2007/08/28 12: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