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米歇問派翠莎跟幾個人上過床,她數著指頭,七,七個人。圖片來自http://www.leninimports.com/

那天,在長達7年不斷的與之擦肩而過之後,我終於看了《斷了氣》。雖然我對法文一竅不通,英文也是一知半解,我仍然覺得斷了氣的片名翻譯的很不賴,洋溢著豪放不羈的的快意。

法國電影我看得很少,不過在我看過的法國電影中,大致上有一些共同特質。角色總是相當合乎盡其在我的精神,每個人都很有自己身而為人的神氣和固執,善良和邪惡,他們也能很瀟灑的承擔自己造成的結果。事件不須等到它必須發生的那一刻才發生,相反的,有著事件自己的主動權力。角色影響事件,而事件則可以決定故事,也決定角色的下場。

那是一個某些精神上很接近現實生活,卻又仍然帶有故事電影中單純浪漫的特質。跟好萊塢電影比起來,人跟環境的互動更加緊密,地位也比較謙虛。觀賞古典好萊塢電影,可以暫時把自己的腦細胞休眠,讓電影完全帶你去歷險,看這些法國電影就像是與朋友打屁聊天,可以把自己很輕鬆的放在一個對等的位置,不用拘謹,隨時插嘴沒有關係。

跟楚浮的電影一樣,《斷了氣》不同於高達後來的作品,故事清楚簡單,可看性相當高。

楊波貝蒙飾演的米歇是一個法國阿飛,在他的邏輯裡,街上不管是車子、房間還是別人口袋裡的鈔票,沒有什麼東西不是他的,只要需要,用偷用騙都能得到,都市是他的森林,他的海洋,有著取之不竭的資源,他從容自在的生活在都市打獵的日子裡。

珍西寶飾演的派翠莎,一個美國留學生,不吝於展現自己的可愛,來得到自己更想要的生活。思想上,徘徊於自己矛盾的迷幛裡,在生活上,她不介意陌生人靠近自己,也不介意犯罪。我覺得這樣的女生跟現在很多人的生活態度很像,有些想法和原則,不過那僅止於腦袋裡的活動,實際生活裡,如果美麗和魅力可以讓她獲得更多的資源,那她也一點都不介意拿來運用。

這兩個血性男女不是什麼情侶,男追女,女的也不拒絕也不算接受,他們之間有一場房間裡的戲相當精彩。派翠莎做著一些鎖事說著一些想法,米歇卻只顧著伸出鹹豬手要她脫衣服跟他上床,不管派翠莎說什麼,色鬼米歇都可以把話題導向上床的事情,到後來派翠莎根本懶得出言理他,自顧著說著要說的話。這場有點瑣碎沒什麼精要重點的戲,把年輕男女在房間裡的互動描繪得淋漓盡致,也讓我們完全知道這兩個人是怎麼回事。

可是問題是,米歇在電影的一開始就殺了一個警察!所以這兩個人就只好被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騷擾,警察追呀追,報紙不斷的登,米歇的情形越來越急迫,可是派翠莎只顧要他請吃飯,要他接送,要他買迪奧的衣服給她,就是遲遲不答應跟他一起走。故事到了最後,終於出現了派翠莎打電話密告米歇的結局。對兩個人來說,跟警察周旋猶如一場遊戲,現在派翠莎將了米歇一軍,只是要向自己和米歇證明她根本不愛他,而米歇即使被女人賣了卻還是沒澆熄他毫無保留的熱情,願賭服輸,最後死在警察的槍下,派翠莎的腳邊。死之前又愛又恨又輕佻的對派翠莎說了一句話,我看的版本英文翻做you are really ........a little bitch! 可惜我不懂法文,不曉得dégueulasse原意如何?

整部電影就像一盆青春烈火般的燃燒著,年輕人俏皮輕快,做的事情毫無法度,看起來相當痛快。兩位演員極有個人風格的造型和表演,讓這部電影光芒四射。我想從事電影研究的人可能還能看出很多意涵,但是《斷了氣》即使在毫不討論電影符號和時代意義的狀況下,都是一部很有娛樂性的電影。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