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設計對白

關將軍:
嘿嘿,你看今天好熱鬧呀!
周將軍:
(摸鬍子)恩哼哼,你就知道我最愛看這些猴崽仔敲鑼攏鼓囉~~



我剛回家。
 
蘇澳飄著綿綿細雨,空氣很溼,雨水茫茫如霧,路上濺起的水花裡都是煤灰和砂石。這次柯羅莎來的時候我打電話回家,爸爸說他長這麼大很少看到這樣可怕的景象。兩個禮拜後的今天我走路回來,親眼目睹這一片狼籍。路旁和溪谷裡,樹倒的不多,但多半都只剩樹幹,光禿禿沒了枝枒。木瓜樹上青綠的果子都還在,葉子卻一片也不剩。水泥橋下的狀況看起來還好,堤岸下面的菜田還在,洪水蔓延的程度可能沒有我高中時候那一次可怕,可是橋下一部分的整治設施沖毀了,水泥塊散落在滾滾的濁流中。廠區裡還有怪手在處理俯拾即是的斷枝殘幹,還有很多枝枒沒有斷,只是搖搖欲墜的掛在樹梢。我第一次看見這些大樹像花一樣的被摧殘,垂頭喪氣活脫脫一個大男人垂著肩紅著臉。
 
早上我4點半就到新莊,今天的任務是進香。進香呢,顧名思義就是遵照神明的意思,帶祂們去拜訪朋友,所以今天還有6個神將跟我們一起。我們40人一台車,他們6個連同神明和轎子、鼓亭等等大傢伙坐一台車。進香的路線是先從桃園蘆竹到濱海公路的大里,然後到宜蘭員山,最後會到南方澳的金媽祖。其實我只是打著如意算盤想省下車錢順路回家,車子到蘇澳我就可以跳車說掰掰了。難為了AL還起了一大早載我去新莊(還趁半夜沒車拼上快速道路),結果今天的進香竟然只到員山就不再南下,打算北上基隆了,我只好央求司機把我放在礁溪省道旁,自己再花71塊搭車回家,想想實在沒省到什麼錢,倒是在車上看了幾集豬哥亮歌廳秀,也還蠻有趣的。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進香團,沒有想到,要去拜拜的神明們居然是住在一間一點廟樣都沒有的鐵皮建物裡,旁邊則是正在蓋的新廟。蘆竹的這個地方很空曠清靜,他們居然在稻田和魚池中間蓋起一座水泥灌漿的新廟來。我看著杵在田中間空空的泥灰色廟狀建物,覺得它渾身戾氣,今天的新廟我看比起古早更需要跳鍾馗,水泥建物的煞氣實在是太濃烈了。
 
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乩童在做法事了,那是一個年輕的乩童,口中噴著口水不斷發出嘶嘶聲,他看起來相當的激動,五官糾結要哭要哭的樣子,我沒法分辨是他太領會神意了,還是真的很想哭。無論如何,廟方幫我們準備了稀飯,其實我覺得稀飯煮的很好吃,可惜我吃飯總是太慢,為了避免大家還要等我,只好悉哩呼嚕喝了一碗就算數。然後天亮了,短暫的迎神儀式之後,大家就上車出發。
 
濱海公路壯麗如昔,而且我真的很久沒有經過這條路了。它被開發的更嚴重,沒走幾步路就有一個平台可以停車休息兼看海,甚至有幾個完全在海濱的誇張建案正在進行,我們國家真的都沒規定海邊不能蓋房子嗎?帶著衝浪板在海裡浮沉的人們遠遠看過去像是被水淹的小螞蟻,他們的毅力驚人,因為東北海岸可不是什麼白人的沙灘,陽光棕梠白沙灘外加比基尼。在這裡,有著漂亮浪花的天氣,常常是有點涼颼颼的,他們仍然願意時常來此報到,勇敢排除嗆水和滿身鹹黏,只為了幾秒鐘在浪頭上隨之傾洩的感覺,他們真的不是愛看妹啦!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