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 Eyre: A Dehysterization of Women’s Bodies 摘要(4/08報告)

>>對Jane Eyre的各家論述:

1) 一個性與愛的啟蒙故事:Jane Eyre從少女到女人,從戀父情節到擁有性與愛的能力、性的漫長啟蒙儀式、愛與性的覺醒。(John Maynard, 1984)
2) 一個與欲望自我爭鬥的故事:在此欲望可以分為兩股力量,自我集中與妨礙自我集中的情慾力量、欲望的壓抑力量與生產力量於此並存。(John Kucich, 1987)
3) 女性之間欲望的故事。 (Sara M. PutzellKorab, 1984)
4) 道德上的優越伴隨著對熱情需求的優越,高度性慾的奉獻。(Elizabeth Hardwick, 1974)
5) 「共謀的瘋狂」之性政治。
維多利亞時代的男/女性取向
男人→自我本位的、侵略的、暴力的性
女人→順從的、自我否定的性
Jane Eyre便是在這樣的環境壓力中掙扎摸索著自身的渴望,慾望與壓力的擦槍走火便是歇斯底里和瘋狂。激情(passion)與瘋狂(madness)緊密相連。(Barbara Hill Rigney)
6) 歇斯底里與瘋狂是面對無法忍受的生活時一個潛在願望。(Harvick)
7) 歇斯底里化,乃是透過醫學,表達文化上、道德上對女性性衝動的負面印象。
其中有三個過程:a.藉由分析,將女性身體塑造為充滿性慾的,b.將此意義社會化,結合到家庭和親職領域,c.藉由歇斯底里化過程,使得媽媽成為家中最可見的歇斯底里代表人。(Foucault)
8) 歇斯底里是對於慾望存有幻想的罪惡感的一種表現。(George Sand)
→ Bertha Mason角色體現了慾望與壓抑的衝突結果。

>> 小說如何將女性去歇斯底里化?

1) Bronte將故事框架擺在兩性的性與權力關係下,男性角色如Brocklehurst和Rochester 均指使或懲罰女性身體,而女性角色如Helen Burns和Jane Eyre均屈服於此秩序下。歇斯底里是精力活躍的女性的標籤,而Jane Eyre在尋求自我獨立的過程中(主動?)揭開女性歇斯底里的真相,並走出她自己的路線。
2) 維多利亞時代規範女體的方式並不是給女性的欲望設限,而是發展出多種形式的欲望,將女性追趕到這些輪廓中。(Foucault)
→男權對女體的歇斯底里化與Jane 將女體去歇斯底里化的努力同時在進行,最終形成Jane Eyre的女性情慾論述。
3) 採用Jeffrey Weeks 的說法,型塑性慾的五個社會組織:家族與家庭、經濟與社會組織、社會規範、政治介入、反抗文化,小說中Jane 待過的五個重要場景正好可茲呼應:Reed Household, Lowood School, Mr. Rochester’s Household, the Rivers family, and Ferndean.

>> 小說去歇斯底里化的過程

1) 童年:體認男性權威、女性的自我放棄與視縱容男性為理性表現。
red room的豐富象徵,幽閉空間、戀父情節、恐懼、歇斯底里反應。
社會加諸的歇斯底里化的壓力(家人/Jane自己)
玻璃中的影像:自我的性認同過程、Foucault式的權力與快感的拔河。
→女性情緒的爆發方式,在男性論述中看來是不可忍受的。
Maynard: 在維多利亞時代的男權家庭中,女性註定是歇斯底里的。
2) Lowood 時期:從姊妹情誼中學到不被逼到發瘋的技能。
男性壓迫者Brocklehurst:宗教面具下暗藏虐待興趣。

Helen Burns         
自我否定                
順從                        
清教徒的禁慾        
被虐傾向    
依靠宗教的精神世界以逃避現實的壓迫    
  
Miss Temple
委婉抗拒男權
自我控制
冷靜

→Helen與 Jane可說是互補,受Helen的影響,Jane獲得了自我控制能力。
→Helen與 Jane同性情誼的討論。

3) 重返 Gateshead:維多利亞時代父權壓抑下的兩個極端典型,Eliza 與 Georgina

Georgina  
放蕩    
肉感 
舞會與婚姻   
     
Eliza 
壓抑
瘦削  
宗教

4) Thornfield 時期:與 Rochester的權力遊戲。
Rochester: 充滿生命力象徵、雄性宰制力量(宙斯化作金雨,p.56)、激發女性意識,相對的喚醒Jane的熱情力量。
→女性情慾覺醒:快感 vs. 權力,可能瘋狂的危機感。
Bertha Mason: 女性瘋狂下場,Jane對自己與Mr. Rochester關係恐懼的體現,情慾覺醒和感情用事是危險的!
→用保持距離/禁慾來保護自己,維持自身完整性與性/權力的獨立
→Jane成功建立了一個在屈從於男權與瘋狂之間的路線。

5) Rivers 時期: John Rivers做法的兩種效果。
St. John的陽性外貌與無性實踐的對比。Jane從過於扭曲人性的St. John身邊重燃自己的反抗文化,重燃fire of nature、對性的追求,並聽到內心Mr. Rochester的呼喚。
6) Ferndean:權力位置已然扭轉,由瘋癲的Bertha Mason令Mr. Rochester殘廢/去勢,Jane的獨立/ Mr. Rochester的依賴,Mr. Rochester被Jane Eyre馴化重生。

附:Bertha為何一定得死?
Adrienne Rich: Bertha 的身體力量和暴力傾向都是不容於維多利亞社會的,因此她被描述成怪物。
婚前                                       婚後
肉體吸引力/性慾望   →→→ 「巨大的性癖好」 →→→→→  死亡
唯有藉由女性自覺,並肯定相互依賴的價值,才能免於自我的迷失。藉由Bertha的諸多象徵功能,Bronte得以以Jane為主角,書寫出「去歇斯底里化」的女性生命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rain 的頭像
minirain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