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感想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用青春為我護航
我卻在你的臂彎裡迷了路
切盼一個美好的未來
這個未來竟是我的過去

我回來了,帶回一些東西,又失落一些在南方的島上。

帶回來幾條細紋、幾道傷痕、一個色號、一幅蠟筆畫、678張相片、兩首歌、10組email addresses、一些問題,
而淚水、豔陽天、銀河、10分鐘當成永遠和那個只有日與夜的房間、以及專屬的熱情,則留在島上。

我不覺得明天會更好,更好的明天一直在企盼中消逝,並流進身後的過去。當明天已經不會更好,或許我才能停止企盼,停止仰望,並且心甘情願困守當下。當下,我們能做的,或許是讓未來盡量不要太差吧。

這個議題不知道是我的貴人還是敵人,連續兩年在我深感被遺棄而無助的島都悶夏,讓我了解自己仍然被需要著,獨一無二,可能稍嫌孤單,世事難料而無奈,但是有更值得付出的事情。綠島,我沒有白去,縱然在出發之前我不過是拖著自己度過最基本的每一天,但也已經感覺到秋天那輪轉的風正在蓄勢待發。

那是關於我。我覺得自己也很奇怪,我能從自己身上得到快樂,所有知識和體會,都得回 饋到我自己。但一直以來,我也都是為了他人而生活,因為我關心的人快樂而快樂。

所以想問:正義何在?
醫生說:如果這世界公平的話,那就不需要心理諮詢師了。
問題是,如果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我們為什麼都以為它應該公平?
如果不義已經行之千年百年,我們為什麼展望正義漸漸回來的明天?

而不義,是不是終將把我們都吞沒,就像當年、上個當年、再上上一次當年一樣?

我真的一點答案都沒有,稀哩呼嚕稀哩呼嚕。

工作吧!迷惘的自己
別再為明天擔憂
曾經有人用鮮血照亮了路
為了你們,我往前走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一次買的試管中,我最期待的是這支我愛琥珀。

一上手,濃重的檀香類味道,它可能不是檀香,而是其他某某香,總之一開始還蠻嗆的。

半小時後就有比較溫潤的味道浮上來,香調表上寫著東方花卉,我並不知道這些花的味道,這些花香不是用飄過來的,是黏上來的,與我之間基本上沒有什麼空氣的距離,很緊很貼,很濃稠。加上燻香味,我頭暈了。這味道就從早上一直跟著我,直到現在。

隨風撲來的香味有種滑滑的厚實固體味道,像是蠟燭,香皂,或是香膏。在這之前,我對香水的認知就是,要碼香水為我搭造出一個想像的空間,樹林、雨林、雨天、海邊,要或者,就直接把我變成一個東西,例如糖果、黑莓、瓜子、麵包,但是我愛琥珀......,我不覺得自己是花,也不覺得自己是琥珀,我覺得自己有如被大王花吃掉那樣,禁錮在結晶的琥珀裡面,喔對,就像侏羅記公園裡那隻封印在琥珀中的蚊子,窒息沒法呼吸了。

從來沒有用香用得那麼難受過。下次換個天氣再試試看吧。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冥府之路
(阿蒂仙之香的冥府之路,名字很酷!圖片來自購物網站)

噢,這真是命運的陰謀,讓我在農曆年前跟著我室友合購香水分享試管,結果.......,中計了!

味道真是一種太陰謀的東西,我敢說,上帝思考要怎樣創造慾望的時候,一定是從味道開始下手的!

雖然我對香水一無所知,卻其實很早以前就曾經想要嘗試。趁著這次搭順風車的機會,憑印象跟香名,挑了幾款有興趣的香,就來用用看囉。不用沒代誌,一用全代誌,香味這種東西怎麼可以這樣層次分明,化整為零從香味變成很多種味道,又化零為整,成為一種可以穿戴的風格。層層撲排竄出的香,既給自己畫出一條條既有的形象界線,有時候又可以一一超越。各種競爭又合作的香調之間,比女人的心機還複雜,又不是抽象詞彙形容的那麼簡單。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_14958_1.jpg f_1028239_1.jpg 2008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我才知道戴傳李先生在今年去世了。

在我們的歷史書寫中,不同的領域裡,充滿了一個又一個神話。戴傳李,這個聽起來耳熟,卻很少是故事主角的人,作為綠葉,出現在別人的傳奇中幫襯光芒四射的英雄,或者作為自己傳奇中被忽略的紅花。而現在,我們只能在歷史的縫隙中拼拼湊湊,才能從戴傳李被切開來談的人生,看見時代光景的片面,片面而已。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的,機到用時方恨少,霧峰林家內斂的華美真的不是我隨便帶一台A510就可以把恢宏氣勢一起收進行囊的。我對霧峰林家的歷史並不熟,無論是櫟社或者是台灣文化協會、議會請願運動....,也都只是久仰久仰的狀態。這座崩毀於大地震的古老宅邸對我而言,只有兩段記憶可言。一是,霧峰林家是很多台語電影的拍攝場景所在,演而後能製的林琳則是林家的子弟,我櫃子上那張狐狸精就是林琳。其二,佐藤春夫曾經在〈殖民地之旅〉寫到他造訪林家的種種所見,包括騎著馬從台中火車站急奔來回以為休閒的林家少爺,以及聽得懂日語但就是不講日語的老先生林獻堂本人,寫到院子、正廳的空間光線、傢俱等等,讓人直想一窺阿罩霧的林家到底是什麼樣。

我們造訪的部分只有大花廳、景薰樓建築群以及萊園,頤圃因為管理員不在而沒能進去,蓉鏡齋則是損壞的非常嚴重,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修好,宮保第也還在修,不過可以看得出來它佔地非常的廣大。這次旅程是我見過最多相機齊發的一次,建築的美麗氣質讓所有人沒命的到處按快門,一路上就開始陸續有相機因電池不耐而陣亡,到了最後甚至要比記憶卡容量了,可見這個林家大聚落有多麼漂亮。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1月12日夜裡)

先自首,在集中火力靜坐於自由廣場幾天後,我不再能貢獻出那麼多的完整鐘點給他們/(我們),在每天回家的路上,我會停留一兩個小時,但不一定待在棚子下的板凳上,有時在棚外聽行政會報,有時在糾察線外聽路人的討論。現場一直在變化,天氣在變,空間的配置在變,人們聚集的隊形在變,新光三越的燈光也每天不同,不變的只是夜裡詭異燈光投射下的巨大牌樓。

先說「他們/我們」的問題。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篇的主題很簡單,就是記錄一下我自己從觀望到付諸簡單行動的心理過程。

一.為什麼我什麼也不做?
我對這個國家和社會都感到失望,不公不義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階級的分化在發生,族群的分化在發生,弱肉強食是社會的準則,而這個國家沒有救了,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過的開心一點,令人鬱悶的、沒有出口的問題,只能撇在一邊。我一向不是一個很喜歡涉足公共領域的人,我討厭學會、討厭開會、也討厭任何有權力同心圓的社團組織。我覺得這些論述跟立場中處處是陷阱,我們永遠只能看到事情的一個面向,而忽略或被遮擋看到另外一面。所以,怎麼樣能夠保持自己清醒不被蒙蔽?就是做一個抵抗的讀者,不要輕易的被任何一套論述收編,我們關心但是不涉入,我們聆聽但是不出聲。因為珍惜自己的一句意見,想要更謹慎一點。謹言慎行,避免自己被利用或捲入爭端,這更是承襲我原生家庭一直以來的習慣。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攝於龍翔的左撇子詩分享會)

自從親眼見證了龍翔對詩的熱情,我被深深的感動了!在某一個週一的早上,我思緒飛騰啊,自己也提筆在筆記簿上寫了幾首無厘頭嘴砲詩,如果那也可以叫詩的話。

龍翔不只寫詩,他還可以將經典作品做一些生猛的後現代扭轉,隨著我們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多,他也越來越願意跟我們分享他熱情奔放的詩之靈感,看見他跟偉哥那樣詩友般親密的腦力互動,令我也很想加入領略寫詩的快感啊!!!

先說,以下文字很蠢,可以笑,可是還是要給我鼓勵!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回家時候,在車上終於看見了傳說中的蘭雨節廣告。
廣告有兩支,看起來都拍的蠻有水準。

一支是一個穿著雨衣雨鞋的可愛藍色小雨滴想要去蘭雨節玩,
迷了路被一個怪叔叔在草叢中發現,就帶他去。
他們在沙灘上追海浪、在涼亭躲貓貓(這是瓊瑤電影的legacy嗎?)
然後小雨滴就說:好好玩啊!

另一支廣告是一個小美女在淋雨。
她長髮飄逸,雨水看起來也很像宜蘭會下的那種,
整支廣告相當水氣充足,氣質靈動。

唯一的問題就是,從廣告裡看不出來這個蘭雨節到底是什麼活動。
上網看,也看不出個端倪。
不但至今沒有官方網站出現,
之前所發的新聞稿也全都是些看了等於沒看的消息。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花了兩天一口氣讀完了,眼睛都脫窗了。說是好看不如說是容易讀,終究我還是沒有耐著閱讀言情小說。

作者:吳漫沙。
名字用讀的用寫的都很美,其實是個男的。而且國籍不是日本,在日治時代是以中國華僑的身分在台灣工作居留,在來台灣之前已經先在中國完成了主要的養成教育,所以是以漢文寫作的。可是他的漢文可能跟我們現今的漢文有所不同,很多字詞的用法我是無法了解他的意思的。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繼昨天老師的導讀之後,今天我重新看方孝謙的文章,終於知道他要說的是什麼了。
但是在繼續重讀之前,先記錄一下我的讀前看法。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照片:隔海望港島,AL拍攝)
                                 
回家的後三天,很恰好輪到授課老師要出國,所以我可以稍微休息,享受一下悠閒在家的時間。從來沒有一次旅行,比我原來的生活還要繁忙。資訊量太高對我所形成的壓迫感在香港出現,因為想著這四五年也不太可能再去造訪,我連平時懶得一顧的電視廣告都很用力的看。

我以為台北已經是某一種都市樣貌的極致了,沒想到,香港卻是其中突破極限的極致。

我們從機場快線的九龍站下車,在一個月光皎潔安靜的深夜。車站的出口是一個空中花園,被四面矗立的摩天高樓環抱著,難以判斷地面在哪裡,也不知道離天有多遠。月亮,可以從建築和建築之間的縫隙看見。建築物創造出來的壯麗,雖然不再是這個時代唯一流行的東西,此番的美學張力與空間震撼,卻仍然很紮實的踩在我們心頭上,崇高跟偉大的巨大建築概念與仰望所造成的超自然的體驗,古今皆然。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銅鑼灣黃昏,AL拍攝)

天黑了,回家的飛機飛得特別平順,當我們看到桃園一代奚落的燈火,心裡的時鐘就自動調回台灣的節奏了。旅程結束固然把我扔回平日生活的焦慮中,可是能逃離香港大城的焦慮,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香港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嚮往的旅居之處,她跟台灣一樣擁有複雜的移民跟殖民背景,而且只有一個城市大小,卻匯集了中西文化在此,香港又比台灣更加的親近海洋,想來這樣的文化應該是面向繁多的。有人說,去香港玩感覺就像是搭飛機去高雄,意思是說他覺得其實跟台灣沒有什麼很大區別,這一次去,我也覺得有點這樣的味道。除了店家的擺設跟台灣沒什麼不同以外,城裡到處都是7-11,除了為數頗多的報攤和四處皆然的路面工程,整個氣氛跟台北鬧區是蠻相似的。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很不對勁。會議通知一開始就是「所學會成立籌備會議」,沒有人先問過我們,是不是覺得有成立學會的必要,也沒有人調查過大家參與的意願高不高。他們已經打定主意要成立學會,也打著「所長很關心學會籌備」的金牌來安撫我,叫我來只是來籌備而已。

事實上我覺得根本不需要學會,理由有幾:

1.我們所很小耶
因為我們所夠小,一個學會會作的事情我們都已經在做,舉凡迎新、聯誼、研討會、講座、跟老師溝通等等,我們一樣不缺。可是多一個學會就是多一個例行會議,多一筆開會成本,多向學生收一筆錢,多很多很多的彼此抱怨。就像研二學長說的,所上辦個活動,花錢請工讀生來做,大家都不太願意了,所學會哪裡來的號召力叫學生來為「大家」義務服務呢?況且我覺得目前以班為單位來行動很好啊,大家處境相似,機動性還算高,我不覺得弄一個學會,凝聚力就會更好。

2.誰要來做?
基本上日間部一年級,適應環境都來不及,絕對無法勝任帶領學會的任務,二年級課業更忙碌,那到底是誰有那個閒工夫來搞學會?如果大家都不願意參與學會事務,這樣的學會搞得起來嗎?就算成立了,有意義嗎?

3.無可避免的揣測
第一次開會時就有進推部學長遞給我名片,上面是他擔任理事啦會長啦好幾種頭銜。從他們的言談中,我很難把他們對成立學會的熱忱,跟他們對某些頭銜或名聲或什麼碗糕的企圖分開來想。沒錯,學生需要組織起來,力量會更大,我們能辦活動,能與他所交流,能與老師溝通,同樣的也能用這個名義去抗議,能用這個名義投書。一個組織賦予成員權力便也賦予他們暴力,我看不到學會能給我什麼權力(因為所上已大致齊備),卻彷彿先看見了它暴力的潛在性。

4.你的理由說服不了我
更糟糕的就是他們想的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他們在乎的碰巧都是我不在乎的。其中一位進推部學長說:成立了學會我們日夜間可以彼此交流啊,你們都不認識我們,其實我們裡面有很多寶藏可以挖,不跟我們交流可能是你們的損失。我們裡面有些人是母語教育界*%*&Q%&.......。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看倌,說來你可能不信,今天早上我照常執行blog spy時,發現有人寫了這個——回顧2006幸福25問,文末並且說看到的人若是沒自己寫一篇,一定會倒楣一整年。張小美什麼不怕就怕倒楣,何況這些問題實屬中肯,我也趁機回顧一下自己的2006年。

昨晚我倒在床上又想了一想,今天上來將一些問題進行update

1.你哪位呀?
張小美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杜回來了,剛剛才到公司來找我們聊聊天,說一些在紐約的奇遇,說她如何被困在地鐵裡頭,跟電影情節一樣,說保羅紐曼曾到她工作的餐廳吃飯。我跟半年前她離開時卻沒什麼兩樣,每天坐在辦公桌前對著螢幕敲敲打打,好像只有越來越蒼老跟自閉。我們各自有些人生盤算,可是都沒有偉大到哪裡去,頂多有的是肯不肯冒險的差別而已。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還沒來得及寫Basil Poledouris之前,羅勃阿特曼也去世了。時值深秋,好像有些電影界的大名字相繼離我們而去,這幾天我總有個驚覺:電影的美好時代要結束了。

如果對「電影的美好時代」有不同範圍界定的話,或許它老早就已經結束了。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上來部落格,發現相本有了十多人的點閱人次,心裡出乎意料的開心。希望傻奔送養的事情能夠快快的解決,牠需要新主人,需要可能是牠這輩子還不曾擁有過的溫暖關愛;我們需要新生活伙伴關係的建立,April也需要不受過去羈絆的生活,至少我是這麼想。

今年的秋天特別長,乍暖還寒的,也不失風和日麗。我們生活的步調就像日夜溫差一樣,一直在改變。改變是好事情,改變讓我們不停的意識到這就是生活。AL的工作開始忙碌,總是有些無法確定的工作責任和員工義務,也不時出現令人驚喜的bonus,心情容易上下起伏,一切都只因為他還是職場新手。我好像也要開始忙碌了,所謂忙碌,不過只是讓事情勉勉強強填滿我的7個半小時上班時間而已,不過至少比較不像廢人了。

最大的改變還是April回來了,很高興她下定決心離開那段感情,我雖然沒有很喜歡Jeffrey,但我也不討厭他,Jeffrey是我交際圈裡面所沒有的那種人,屬於另一世界,其實AL跟April也有一半算是與我不同世界的人。總之,看到April終於把箱子一個個拆了,用傢私慢慢把房間堆築起來,我心裡頭的那個神秘蒼白的空白房間也開始慢慢的填滿了人類空氣,終於有了血色了。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晴朗的陰天,我們原本只是打算去看一個展,一個有關於性別議題的一些影像實踐。結果沒有想到等在遊行終點的,是一個挺熱鬧的園遊會,玲瑯滿目的個性手工商品,年輕又充滿活力的獨立擺攤精神。

可能是因為市集剛剛開始,顧攤的人比逛攤子的人多上很多,他們也顯得神采奕奕,我每靠近一個攤子,就會得到極為熱心的商品介紹和友善客氣的招呼。整套出櫃人小磁鐵讓我今天心情大好,買了小磁鐵還可以每人領一個門牌住進同志村,貼心討喜的設計,讓我們可以easy一點、寬闊一點來看待出櫃這件事情。還有殘缺/掩飾的配對男女布娃娃組,有的頭太大,有的O型腿,有的大屁股,但設計者都溫柔的讓他們用自己的方式來掩飾身體的不完美。在我們的世界裡,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泰然接受並且愛自己的不完美,修飾外表不必害羞,接受別人遮蔽之下的缺陷也是無比柔軟的寬宏胸懷。

除了一些開拓性別和身體視野的可愛小物之外,也有一些個性化飾品、衣服帽子、二手老物等等在販售,我雖然不曉得這些商品跟同志的政治訴求有什麼樣的直接關連,不過他們同樣講求自由生活自由呼吸的獨立精神倒是結合得很成功,此番在文化符碼的層次上相互拉抬,整個市集的感覺很溫馨和輕鬆,沒有買與不買的壓力,至少對我來說,眼界大開,玩得十分愉快。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那兒有一個待轉區
正是
我放置信仰的祭台

總是有個interspace
夢境與現實毫不留情地溫柔交會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