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跟情人有嫌隙的時候,最好是來看一部日本電影。去油解膩,清肝健脾,我可是屢試不爽。

我並沒有預設《黃昏清兵衛》跟《隱劍鬼爪》是要在這時候看的,可是不可否認,我與日本電影的機緣常常是在這種時候完成的,包括當年一股作氣看了小津大多數的作品,那時也是感情不好,不想回家。光是這兩年在跟AL鬧氣結的時間點看過的就有《蒲田行進曲》、《男人真命苦》、《細雪》等等,愛情甜蜜的時候我們也看電影,只是很像都不是日本電影耶?

雖然我發現這個驚人的巧合,可是幸好這不是本文重點(不然我還真夠無聊)。《黃昏清兵衛》跟《隱劍鬼爪》是兩部對我來說很特別的作品。其一,從DVD封底的劇情簡介上,他們的故事結構簡直是一模一樣,可是居然可以拍出兩部味道截然不同的作品,是不是很令人佩服呢?其二,他們不約而同帶觀眾回到日本國誕生的年代,讓封建結構與現代化結構就像鐵達尼號跟冰山一樣,碰撞了。碰撞的不過只是演給我們看的那一角,然而整個時代的迅速轉變,就隱然在故事的背後,以宏大的時代感支撐著故事中的小男女小時代。

我從來沒有看過武士片如此著墨在現代國家形成之前,舊階級成員的焦慮跟無力感。不管是《黃昏清兵衛》的井口或者是《隱劍鬼爪》的片桐,總是有著朋友從江戶來、到江戶去,尋找大展鴻圖的機會,身在亂世,壓對寶、投靠到對的主子,不只是身家性命能夠得到保全,或許還能夠飛黃騰達。他們談論的、見證的,是正在形成中的大的日本國。兩部片的井口與片桐,有著年紀上的差別,也有著根本信念的差別。

兩人不約而同被要求去刺殺所謂的叛徒。但是什麼是叛徒?就是政變和革命失敗者。所謂的叛徒,在修身信念上都是不折不扣的武士,只是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被趕盡殺絕。此所以主角們進了門後,還可以坐下來跟他們聊聊天,這些聊天是故事中很重要的部份,我們可以瞥見國家形成的過程中,多少人自知或不自知的被捲進權力和極端暴力的風暴裡。叛徒們對於自己什麼也沒有做錯的堅持,也都是主角跟我們能夠認同的,是時代使人不得不選邊站
,不得不相互殘殺,這就是現代國家賴以形成的真相。

接著我們可以看看山田導演對權力中心的描寫。井口與片桐不約而同被找去商談,與他們商談的權力階級,都是一些看起來沒教養沒禮貌,時常暴跳如雷,腦袋裡早已被趕盡殺絕念頭佔滿的,扭曲的醜陋的當權者面貌。他們也代表著焦慮、緊張,終極的自私,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沒有人性的暴力手段。嘿,他們就是國家暴力的樣子,時局越壞,國家暴力就會越加慘無人道。當一個人的行為威脅到國家時,不管有沒有修養、才德,well,都是該死的。叛亂者的妻子既然送上了門來,白吃一頓也是應該的。

最終,保守的井口還是為藩主戰死了,片桐則很了解時代正在巨變,武士這個位子會很難坐,他聰明的選擇追隨他老師的步伐,退隱當農夫去了,一躲還要躲到北海道。兩個年紀,不同武士對時代和國家的感知和責任,與自我覺醒的程度是有差別的。

故事中的他們總是相愛,不過因為階級的差異而不應該在一起。看電影的我們都知道,時代巨變啦,年俸50石跟150石的家庭是有差多少嗎?宮澤理惠是其中的明白人,她不嫌棄和井口家的差距,勇敢追逐自己的愛情,一個離過婚的單身女子一天到晚到人家家裡去打掃,也不遵守不得參與商人慶典的規範。兩部電影中,我們都可以看見階級如何在現代化的過程中迅速鬆動。縱使社會的道德規範還在某些地方起著嚴格作用,但基本上,主人翁們的愛情都是無視於階級的存在而完成的,這可能特別在亂世才有的機會。關於國家形成期間,人們可以怎樣談戀愛這件事情,我想我還能好好想想。

最後,要回到電影的部份了。以我性好輕輕鬆鬆看電影的習性,我自然會比較喜歡《隱劍鬼爪》,至少在那麼真實的時代感中間,還能有引退的老師教你剋敵必殺技,還有武士神奇的刺殺了大頭之後逍遙法外,對女主角求愛時還說,這是我的命令!這種浪漫情節太得我心了。事實上,《隱劍鬼爪》從片名上來看就應該是一部超級類型電影,有如《奪命金較剪》、《九陰白骨爪》這種,結果,這部電影什麼都有,有時代、有刺客、有愛情,也有山田爺爺等一掛日本導演們都擅長的:"光是這樣就很好笑"戲法。

《隱劍鬼爪》也花了不少篇幅來描寫武士們學習西洋槍炮和隊伍操練的窘狀,這個跟我之前讀到的,清國的李鴻章他們試圖維新的努力,造鐵路、建立海軍等等,與一些實際執行後的差異問題,實在是異曲同工。在現代國家的神話面前,無數英雄競折腰啊~~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