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很想吃壽司的時候,都會來到爭鮮。在這裡不用擔心需要跟陌生人尷尬的併桌,一個人也能默默地開心的大快朵頤。午餐時間三三兩兩的客人大多都是一個人來吃,彼此沉默的享受著自己與轉台上面壽司的對話。

吃了一盤,失望了,因為想吃又拿了一盤,更大的失落了。看似是壽司的食物其實要說他是壽司,總又覺得對壽司的認知被冒犯了,有點討厭;要說不是壽司,飯上面蓋著生魚片,配芥末沾醬油吃,的確是壽司沒錯啊。雖然爭鮮壽司的味道沒有辦法滿足心裡對壽司的想念,這老早就是意料中的事情,可是總還是在很想吃壽司的時候滿懷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踏進來。結果,每一次大口咀嚼壽司時,悵然若失的感覺還是比想像中來得真切糾結。

唉。越吃越想吃壽司了,滑嫩的生魚片壽司只要一貫就好!可是肚子容量小了,預算上限也快到了,想吃壽司的口腹之欲一點也沒有緩解。總是只好在最後,進行一些腦內還原工作,用已經吞下肚子的壽司們,想像一下我想念的壽司味道,聊勝於無。爭鮮壽司時常帶有一些熟悉的味道,令我聯想到台灣生猛有力的市井生活。例如超級市場賣的甜膩的美奶滋味道、麵包店裡瀰漫的香草精味道、海產行裡魚乾又甜又腥的香味等等,其實只要在大腦裡面去除掉這些味道,壽司就會比較接近原來想像的味道了。

只要生魚片再溫一點、滑嫩一點、肥一點、濃一點、緊實一點..............啊,心裡好空洞啊!好想吃壽司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rain 的頭像
minirain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