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又聽到了一個小事。

宋導演在醫院裡,護士小姐試圖要替他打針。
護士小姐說:伯伯,我幫你打針喔。
護士小姐說:伯伯,我幫你....
她說什麼,導演似乎沒有在聽。

導演的夫人趙瑛瑛在旁邊說:小宋?
宋導演:恩?

趙瑛瑛又喊:導演?
宋導演:恩???

導演,燈打好了,演員都到了
宋導演於是回神了,掙扎著要起身



聽了這個故事,不曉得是該當個笑話笑一下,還是該怎麼辦,心裡實在生不出個詞來形容複雜的感覺。從事電影工作一輩子,即使現在,日薄西山的生命已經沒留多少神志給他,宋導演還是深深被現場工作制約著,被電影制約著。林桑說,他覺得這很可怕。AL聽完故事說,他覺得非常尊敬宋導演。我咧,覺得他好偉大,也覺得這樣好可怕,還有,我覺得好悽愴喔。

宋存壽與李翰祥、胡金銓、白景瑞等人齊名,其他三位導演早就一一離開了,宋導演也老了。我在辦公室裡聽說過一些宋導演的事情,包括他拍片很有效率,預算不用高,甚至場景也不會太挑,然後總可以準時完成,投資報酬率也很不錯,不像胡金銓那樣,花費很多的時間與經費精雕細琢一部作品。這當然跟宋導演多半拍的是時裝片或是小品電影很有關係,也因為效率好品質佳,演員們自己投資拍電影都喜歡找他來導。

相較於李翰祥或胡金銓非常個人化、很容易辨認的美學風格,宋導演的風格就比較含蓄和樸質,但是戲劇張力一樣驚人。小妹不才,只看過早期的《破曉時分》跟林青霞的出道作《窗外》,不過幸運的都能遇到拷貝放映,兩部片都給我一種"惦惦吃三碗公"的感覺,最後主角獨自離去時,所有蓄積的戲劇能量就像是樹梢吹來一陣秋風,憂傷或恐懼憤怒什麼情緒全都一起湧上來。

一如他作品的低調,宋導演好像不喜歡留太多照片,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一張漂亮點的照片可以貼,連《破曉時分》的海報都沒有,啊~~~,唏噓啊!


延伸閱讀:
台灣電影筆記的宋存壽檔案
知音知心陳秋霞黃韻玲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Minirain & Rainyme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