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很想吃壽司的時候,都會來到爭鮮。在這裡不用擔心需要跟陌生人尷尬的併桌,一個人也能默默地開心的大快朵頤。午餐時間三三兩兩的客人大多都是一個人來吃,彼此沉默的享受著自己與轉台上面壽司的對話。

吃了一盤,失望了,因為想吃又拿了一盤,更大的失落了。看似是壽司的食物其實要說他是壽司,總又覺得對壽司的認知被冒犯了,有點討厭;要說不是壽司,飯上面蓋著生魚片,配芥末沾醬油吃,的確是壽司沒錯啊。雖然爭鮮壽司的味道沒有辦法滿足心裡對壽司的想念,這老早就是意料中的事情,可是總還是在很想吃壽司的時候滿懷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踏進來。結果,每一次大口咀嚼壽司時,悵然若失的感覺還是比想像中來得真切糾結。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be8c02013年在挪威,竟然找到了早就失傳的中國早期默片,製作於1927年的《盤絲洞》。《盤絲洞》顧名思義說的當然是孫悟空的故事,1929年在挪威上映。在長久的歲月中,一直被以為如同大多數的中國早期默片,早就消失無存。

只是這部《盤絲洞》原來一直被挪威國家圖書館保存著,他們只是一直遺忘了這幾盤膠卷,但是台灣自製的第一部35mm台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在苗栗一位走江湖放映師的倉庫裡躺了數十年才被南藝大的研究者發現,而且拷貝狀況竟然還可以,這真的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奇蹟。

在拷貝倉庫裡,收藏著賣座的電影、跟強片搭售的次級片、當年叫好不叫座的電影、拍得很失敗的電影,或者很久以後人們才發現它很重要的電影,《薛平貴與王寶釧》就是最後一種。只是在台語片而言,能不能被保留下來,膠卷狀況能不能撐到重新被發現,可真是各憑造化。

1950年代的早期台語片,幾乎沒有一部留下來的。即使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最令作者一輩子驕傲的作品,都一無意外的淹沒在娛樂產業快速汰舊的浪潮中。這部傳說中的電影,不僅是「開創台語片時代的關鍵之作」、也是「麥寮拱樂社與陳澄三娛樂王國的濫觴」、更是「華興片廠何基明兄弟的創業作」。換言之如果當年沒有《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成功,台灣電影史就會是另一種模樣。

在電影文本缺失的狀況下,這些脈絡和重點也都只是後人書寫出來的電影史,憑藉的完全是昔日的第一線電影前輩可能帶有誇飾風格的口述。現在,當年談起這部電影眉飛色舞的的老人家已漸漸凋零謝世,然而拷貝的出土將帶起的對話和後續效應,則完全無法估量。

我沒有想過台灣電影研究界也能有這麼振奮人心的事情發生。但它發生了!而我有幸跟滿堂觀眾坐在舒服的絨布大椅上,看著跟50年前的觀眾一樣的畫面,想像他們看到正港的台灣歌仔戲現身大銀幕的那種激情。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759e80悠閒的放假日,原本的打算是在家追日劇打皂的。想不到早餐還沒吃完,就接到高中姊妹H的邀約,瞬間賺到一頓幸福洋溢的校園喜酒buffet。

我素來是一個愛吃喜酒的人。在家裡只要爸媽有喜酒必跟去大吃大喝湊熱鬧,自己在外頭只要被朋友問了,就好像神燈精靈聽到magic word,一定連連點頭傳好紅包欣然前往。也不為什麼,就是自己愛湊熱鬧愛看新娘,喜歡沾染祝福氣氛。從學校禮堂、活動中心、籃球場上的流水席;一般餐廳飯店桌菜、高爾夫球場的buffet,到一人一客西式排餐配著三味線的喜酒我都去過。

即使如此,臨時代打陪同學吃喜酒,倒是頭一遭。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又回到了火燒島。那不再是個無際坎坷的海舺,而是翠綠有如童話的森林,蝴蝶飛舞在點點白花間,舒適荒頹的日式家屋,殘敗木板木條斜倚於荒草間。那儼然是,已經消逝卻不曾被遺忘的最好的時光。

那是個好夢,好到我不確定眼前自己所選擇的考驗跟困境,是不是真的那麼必須。

在島上我很認真的思考囚禁這件事情。他們給了我10分鐘,悠然的抱著膝蓋坐在押房裡面,從大窗戶吹來的風很涼,分不清楚是山風還是海風,天光完美的反射在四面白牆上,我猜想夜裡的星空也一定比自由的世界深邃明亮。他們都說,那是現在!在一個政府以泯滅人性為懲罰手段的年代,囚禁應該會使人失去心智,特別是像我這麼心智軟弱的人。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用青春為我護航
我卻在你的臂彎裡迷了路
切盼一個美好的未來
這個未來竟是我的過去

我回來了,帶回一些東西,又失落一些在南方的島上。

帶回來幾條細紋、幾道傷痕、一個色號、一幅蠟筆畫、678張相片、兩首歌、10組email addresses、一些問題,
而淚水、豔陽天、銀河、10分鐘當成永遠和那個只有日與夜的房間、以及專屬的熱情,則留在島上。

我不覺得明天會更好,更好的明天一直在企盼中消逝,並流進身後的過去。當明天已經不會更好,或許我才能停止企盼,停止仰望,並且心甘情願困守當下。當下,我們能做的,或許是讓未來盡量不要太差吧。

這個議題不知道是我的貴人還是敵人,連續兩年在我深感被遺棄而無助的島都悶夏,讓我了解自己仍然被需要著,獨一無二,可能稍嫌孤單,世事難料而無奈,但是有更值得付出的事情。綠島,我沒有白去,縱然在出發之前我不過是拖著自己度過最基本的每一天,但也已經感覺到秋天那輪轉的風正在蓄勢待發。

那是關於我。我覺得自己也很奇怪,我能從自己身上得到快樂,所有知識和體會,都得回 饋到我自己。但一直以來,我也都是為了他人而生活,因為我關心的人快樂而快樂。

所以想問:正義何在?
醫生說:如果這世界公平的話,那就不需要心理諮詢師了。
問題是,如果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我們為什麼都以為它應該公平?
如果不義已經行之千年百年,我們為什麼展望正義漸漸回來的明天?

而不義,是不是終將把我們都吞沒,就像當年、上個當年、再上上一次當年一樣?

我真的一點答案都沒有,稀哩呼嚕稀哩呼嚕。

工作吧!迷惘的自己
別再為明天擔憂
曾經有人用鮮血照亮了路
為了你們,我往前走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超級大國民.jpg

我沒有想到,今天會演變成這樣,從一個溫暖任性的早晨開始,朝鰥寡孤獨的結局直直攏過去,勢如破竹。

Hillenbrand的文章仍然是我無法跨越的門檻,關於國族寓言喔......或許概念不難,難就難在.....I still can't pay attention!!所以起身到二樓,尋找一向可以讓我pay attention的東西,電影。

《超級大國民》,1997年萬仁的作品,傳說中的台語演員林揚、陳秋燕、蘇明明演出。因為是陳年的校園版VHS,訊號又串了好幾手,很差的畫質,很差的聲音,模糊的字幕一出來,我開始覺得這無非是在折磨我自己。就算了吧,反正看這電影大概也是種姜太公式的折磨,就像我們曾經到景美人權園區,佇立在空蕩蕩的法庭裡,看那些不知道為什麼死的人處決前跟處決後的相片一樣,自願的。且我覺得更多人也需要這樣,折磨一下自己,折磨一下習慣了歌舞昇平的國人。雖說不能折磨太多,但都沒有,也是一種類似強迫症的病態遺忘。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手舉槍一手拿硫酸,也太猖狂太帥了吧!這是王冠雄在《職業兇手》中的劇照,我最喜歡的一張)

我很少提到我是王冠雄的影迷,要當他的影迷我似乎太年輕了,我的朋友們大概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也可能取笑我崇派偶像的品味。不過不是我在蓋,從前還曾有同事暱稱我為「冠雄嫂」呢。我深深的被王冠雄成熟粗獷的氣質吸引,他的頭髮、鬢角、袖子捲起露出手肘、白襯衫釦子總只釦一半、高大的身材、他笑起來的樣子,身不由己的世故中帶著天生的善良,噢,還有荒野蒼狼般的冷峻瀟灑。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一次買的試管中,我最期待的是這支我愛琥珀。

一上手,濃重的檀香類味道,它可能不是檀香,而是其他某某香,總之一開始還蠻嗆的。

半小時後就有比較溫潤的味道浮上來,香調表上寫著東方花卉,我並不知道這些花的味道,這些花香不是用飄過來的,是黏上來的,與我之間基本上沒有什麼空氣的距離,很緊很貼,很濃稠。加上燻香味,我頭暈了。這味道就從早上一直跟著我,直到現在。

隨風撲來的香味有種滑滑的厚實固體味道,像是蠟燭,香皂,或是香膏。在這之前,我對香水的認知就是,要碼香水為我搭造出一個想像的空間,樹林、雨林、雨天、海邊,要或者,就直接把我變成一個東西,例如糖果、黑莓、瓜子、麵包,但是我愛琥珀......,我不覺得自己是花,也不覺得自己是琥珀,我覺得自己有如被大王花吃掉那樣,禁錮在結晶的琥珀裡面,喔對,就像侏羅記公園裡那隻封印在琥珀中的蚊子,窒息沒法呼吸了。

從來沒有用香用得那麼難受過。下次換個天氣再試試看吧。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ZONGKHA.jpg (圖片來自香水1976網站)

香調:東方木質
前味:小荳蔻、 牡丹、 荔枝
中味:西洋杉木、岩蘭草、藏乃香、藏香
後味;皮革香調、印度香附、鳶尾花

 

在冥府之路後,快點再試了一下梵音藏心,考量點是,如果通往冥府的味道竟然是檀香跟白麝香,那不曉得梵音的味道又應該是什麼?

首先我得先幫冥府之路補幾句馬後褒:持久度其實很不錯,而且香味曲線越傾向綿柔,其後味留給人的感覺又有點如同微笑的皂香,還蠻令人舒服的,似乎跟其他的阿蒂仙香水一樣,都能夠在使人舒暢的前提之下發展其特色的香味取徑。

味道:木,很木。

接下來是梵音藏心。我必須承認,這兩款香水(冥府、梵音)有著大方向上的一致,雖然氣質有所不同,但終歸都是某種東方木質調子,而我鼻子來很駑頓惶恐,因此還需要多用幾次,才越能夠辨別兩者特殊的氣韻。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4112_small.jpg

(圖片:香水1976)

前味:玫瑰、薑
中味:乳香、蘆薈木、野百合、大西洋杉木
後味:檀香、安息香、麝香

第二發來了,冥府之路。

我對冥府的想像,絕對不會是檀香和白麝香。
應該要是溼答答的洞穴的味道,混雜著水滴、青苔、還有空洞凝重的空氣味道。
此款香水原文Passage D`Enfer,是地獄之通道的意思,想不到法國調香師想像的地獄,死者的道路,竟然給她普遍藏於台灣人的民家,作為七大香料濫觴之首,俯拾即是....。

味道:檀香。

剛穿上時有一股相當刺鼻的味道,像是檀香太重了的感覺,前味中還聞得到薑,以及一種香皂沐浴乳裡面會使用的味道(是白麝香,阿娘威),湊太近聞會有一種吃到檀香肥皂的感覺,令人倒彈。依照以往,在髮梢、手腕、耳後、胸口、肚子和衣領使用,因為穿長褲所以沒有用在下半身。今次使用的量比上次用白樹森林要來的多一些,也很害怕這種刺鼻的味道會困擾等一下坐在我旁邊上課的學姊。

mini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